愛してます、愛して下さい  LOVE&PEACE+私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仙五前2
请了两天年假,正好把拖欠的龙溟篇写一写。

龙溟这人真是完美的矛盾结合体。

为族人奔走的君王本应让他有着高大光辉的形象,但与舅舅密谋的不光彩计划又让人皱眉这是一国之君应有的行为吗?
现在想想,凌波之所以被称为女神或许因为她不仅善良还有着广阔的胸襟,一句妖魔也是生命,胜过许多修为比她还高的牛鼻子愤青。
所以龙溟会对她说,我对你有隐瞒,但绝无欺骗。
没有欺骗在寻觅一样救人之物,隐瞒了那是由蜀山看管的神农鼎。
一路上直呼凌波其名,三皇台前眼神一凛改称其凌波道长。
族人,永远是他心中第一位,敢阻者杀,不论对方是谁。
而帮助凌波挡住三皇台迸发的力量又背叛了他之前的话,为了族人一切皆可牺牲包括自己,这个蜀山弟子已无利用价值,即使她被三皇力量所伤与自己又有何干。
在我看来挺身一挡那一刻他又回到了那个众人口中情深意重的龙公子。

与姜承不同的是,龙溟很聪明,一切后路想好,只是凌波的出现让原本周密的计划产生裂缝,而这个裂缝只有自己去堵,从三皇台舍身一挡就注定无法挽回
魔翳让他休息待能再次使用越行之术他却说凌波撑不到那个时候,身负重伤去挑战骨蛇被毒火所伤丧命。

龙溟的因果律来得太快出乎我意料,两次重伤一次为护凌波一次为护鼎,他始终将自己看得最低……
于是更加恶心魔翳的计划。

龙溟来到人间只为改善魔族长年缺水的状况,一开始就不该选择盗鼎,蜀山并非全是牛鼻子愤青,诚意道明借鼎缘由,以龙溟的为人,蜀山说不定心情一好就借了,自然也就不会出现魔族大举进攻人界的B计划,姜承也能好好待在折剑山庄。

龙溟利用凌波无可厚非,但越到后来他越失态,骨蛇大战后面对魔翳要除掉凌波脱口而出的话,或许他自己也没想到吧,自己是个为民一切皆可抛的王啊
但龙溟偏偏是整个游戏中说出撒必死最多的角色,实在又爱又恨……

弥留之际那句终有遗憾让人唏嘘

尼桑永远是最高的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仙五前1
仙五前通关。
多年未玩国产rpg,这个倒是真真惊喜了。都说五很烂,而自己在完全白纸的情况下接受五前感觉很好,能回味的地方很多,感动也不少,即使最坏的BOSS也恨不起来,角色平衡感塑造得很好。

要选这次最喜欢的角色真挺难抉择,大家都很棒!
说说自己关注多的几位

夏侯槿轩
一般主角都是推动剧情的配角是用来喜欢的这条定律被打破了~~
身为四大世家——夏侯家的大少爷,身上完全没有娇骄气,一切以朋友为先,诚心待人,碰到难题冷静思考,用魔翳的话说,你的智慧用在人类里太可惜了。
战斗方面偏五行方术,丹青化五灵、文星耀太虚,和槿轩的气质完美契合,而且五行战力输出妥妥的><

姜承(姜世离)
五的大BOSS,五前里讲述了他是如何堕入魔道的。
哎……这人真是全篇最苦逼的角色没有之一。
欧阳世家庄主的爱徒,个性沉默寡言,与师兄弟们关系处得不好,由于和欧阳家二小姐很投缘,很自然遭到了同门嫉妒,品剑大会以怪力误伤师兄,妖魔的传言成为日后所有悲剧的导火索。
游戏前期姜承真是个有情有义的好青年,忠犬属性和心动不如行动的态度深得我心,在队伍中经常提醒大家各种细节。可被认为是魔后他就开始动摇,再加上魔翳耳边吹风与各自下套,重返折剑山庄的念头日渐淡薄,终于有一天决定前往蚩尤冢,碰触石壁的那一刻体内的蚩尤血脉彻底觉醒,魔君诞生。
个人认为姜承成为魔君并不是他性本恶,这和他后期经历的时期大有关系,比如皇甫家血洗山寨,看着比折剑山庄里同门待自己好不知多少倍的半魔们横尸满地,他心中的触动巨大,皇甫家是打着活捉妖魔姜承的口号来的,而自己那时候还在青木居躲风头,幻想着有朝一日重返折剑。姜承本性善良且重情义有担当,他不可能让兄弟们枉死,魔翳正是利用了他这点,而折剑的姜承审判大会,皇甫一鸣故意发难使得欧阳英不得不弃车保帅,那一定是姜承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光。
当被一群人包围喊着师傅请严惩姜承,他是妖魔,杀杀杀,师傅亲口说出如判死刑的字眼时,还有什么比这个更绝望吗?
想想他日后成为魔君,这件事应该是不小的助力。
忽然觉得姜承其实很脆弱胆小,在覆天顶他对槿轩说后会无期,即使槿轩说以后会送些物质改善覆天顶的环境,他也没有跟正面答复。
昔日的情谊他没有忘,只是如今立场已变,一个是魔君一个是武林四大世家之一的少主,槿轩如同太阳一样耀眼,他是被世人唾弃的魔,只能躲在角落苟活,是被追杀的存在,作为弃婴从小被欧阳英抚养,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欧阳英已经抛弃了他,被世人认定是魔,在蚩尤冢体内的魔族血液已确实觉醒,他还怕什么呢?
姜承就像一只刺猬,他外冷内热,想对别人好,但一靠近就会伤害对方,于是干脆疏远你,对大家都好,从此若能成为两条平行线最好,这应该是他初为魔君时的想法。
五年后他一身戾气我觉得很正常,甚至认为这样才是对的,既成魔君,不让子民臣服怎行。曾经的朋友,他并没有忘记,只是强行封印了这份情谊,与罡斩一战,若他早已成为冷血魔君,罡斩倒下的那一刻他怎会本能的伸手相扶,即使身份再怎么改变,在姜承心底,他仍然是那个平时嘻嘻哈哈,叫着他姜小哥,为他重返折剑而与大家一起四处奔走的谢沧行。

姜承的故事更多的要在五里补完,据说是完全恶魔化。
目前为止,我还是很喜欢他的,或许他能超越龙溟在我心中的地位。
好久没写这么多累死可好像仍然没有吐干净,哎……
龙溟的留在周末写吧。

扔张姜小哥和二小姐,温暖而回不去的时光


Copyright © 秘密の隅~やっと出会えた宇宙の果てで 奇跡を信じた瞬間~. all rights reserve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